欢迎访问珍妮花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日记 > 正文

下面流水了啊啊嗯 啊啊啊哦哦哦用力

时间: 2020-02-14 16:22:28 来源: 网络

518这才是真正的叶修罗

“你想要什么?”

“我啊,什么都不想要。我只是想跟您说一句话。”

“什么话?”

“我们没有你说的那么好。什么是江南的骄傲?我们从没想过这个问题。”那个憨厚的人温和地笑了笑说:“无论是在正义军,还是在叶军。我听了一遍又一遍。”

右子墨眼角扫了一眼,看到了熟悉的身影。他咬紧牙关说:“对不起,我现在觉得有点不稳定。你最好长话短说。你一遍又一遍地听到了什么?”

“我们是义不容辞的。因为,我们是祖国的战士,是城市的最后一道屏障。如果我们不在前面,后面的人怎么办?”

路过
亦是风景的散文(图文无关)

右子墨眼皮一抬,“那么,你想告诉我什么?”

“我只是想告诉权大少,这些人。”说着,队长指了指楼梯上横七竖八的尸体,“这些人,是我的兄弟。他们死,是死得其所。可我希望,有人能记住他们的死。哪怕,只有一个人记住也好。”

“不只是一个人。至少在场的人会记得他们的死是一种牺牲。”那声音像咏叹调一样甜美,在黑暗、狭窄、带着血腥气味的阁楼里响起。

亦是风景的散文

右子墨暴背,威吓地瞪着对方,“叶成淑!你这个混蛋——”

话说,突然停止。不是因为怕叶成书,而是因为,那个男人的血,仿佛刚从血泊中爬出来。

透过淡淡的月光,权子墨看到那人一身戎装,这样的叶承枢,是平日里所看不到的叶承枢。那份优雅,那份贵气,早已被阴鹫的暴戾所掩盖。

与其说他是食人魔,不如说他是魔鬼。

军靴、迷彩服、步枪、到处都是鲜血。就连叶承枢的发梢,似乎也在滴血,别人的鲜血。

他浑身是鲜红的血。

狰狞,可怕,都不足以来形容此刻他所看到的叶承枢。

那憋了一肚子的咒骂,在看到这一幕之后,是一个字也骂不出来,只能带着无奈的骂了一句,“叶承枢,你真是个混账。丢下我们,自己一个人跑来这里。”

他把来复枪递给身后的士兵。叶成书摘下头盔,摇了摇头。他又恢复了来复枪的优雅和高贵。

他扬起嘴唇,笑了。“权,”他说,“我不会错过我的婚礼的。”

因为,右子墨有更大的价值顾灵思,他一定比右子墨更重要她。

“太迟了吗?右子墨乐:“爷德帮忙,求您看看外面的天空。”你带着你所有的血出现在婚礼上,你还不如不出现。你会吓着我的漂亮姑娘的。”

 1 2 3 4 下一页
Top